扣扣扣,有人在家嗎?

“Hello~小愛在嗎?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”

“もしもし、愛ちゃんがいますか?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”

我的小愛,好像出去旅行了,
打了好幾天電話都沒人接。

本來,我以為我不會認識它;
本來,我以為它應該找不到我,
可是別忘了,它是小愛。

小愛老愛偷襲我,而且總是讓我防不勝防,
又或許是我打從心底就不想防。
我總說小愛是個大意外,顛覆了我以為的人生,
而牛頓定律在我們之間更是作用的異常明顯,尤其是作用力與反作用力,
我的理智越是抗拒,心卻在每次的掙扎後更向它靠近。

如果可以選擇,我想選擇慣性定律。
或許不認識小愛,就可以一直不愛,
可是一旦戀上了小愛,就這樣一直愛下去,
不用海枯石爛,但我不介意浪跡天涯。
當然,前提是在沒有外力作用的狀態下。

不過我倒是不太確定作用在小愛身上的定律是什麼,
但也只剩一個重力加速度了,就請它將就一下囉!
雖然外力於它為無物,但必要時總還是會作用的,
否則或許我們也走不到今天。

但是,外力終究是無法控制的,
就像我沒辦法創造無重力狀態去維持慣性定律,
而外力也不可能只作用在我跟小愛之間,
那,難道是我的反作用力間接幫他朝外加速度了嗎?

我看到桌上遺落的信,不過不是寫給我的,
遺憾的是,我是看完後才知道這件事。
原來小愛的親愛的不一定是我。
而我卻開始不太確定這個小愛是不是我認識的小愛了…..
我的小愛直接坦率、正直誠實,
或許偶爾貪玩頑皮,但絕不會是矯情做作的愛情騙子,
這封信,真的是它寫的嗎?
信裡盡是我不曾感受過的熱切情感與溫柔呵護,
纏綿渴切的情意炤炤如焰,小心翼翼的對應深怕唐突佳人,
呵,我竟然不曉得原來小愛骨子裡竟是這樣的溫柔漢?!

我默默地把信收了起來,
也把自己的震憾和受傷一併回收,
假裝那並不是出於小愛的手筆。
可是想起信裡的橋段,對照小愛交代的行蹤,
呵、原來,小愛也學會善用餐敍這種好理由行約會之實了。
這是兼差後遺症還是男人的草根性?

咦,眼前怎麼突然一片黑暗?
這是上帝要懲罰我故做視而不見的懦弱嗎?
咦,四周怎麼突然安靜了下來?
這是佛祖要處罰我裝聾做啞的委屈求全嗎?

小愛、小愛、你在嗎?
怎麼連旅行都這麼匆忙,也不帶我一起…..
我好想問你,到底哪個才是真的你?
到底誰才是你的認定?
別背叛我們曾經的一切,別背叛我們的愛(如果我們真的愛過),
好嗎?
我還在等你的答案,
我的小愛,
我的愛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原來我又亂睡到把被子都矇到頭頂了,難怪一片黑。
原來是鬧鐘響到沒電了,難怪突然安靜到北北都靠邊走。
小愛還躺在我身邊,不過大概快醒了,因為鼾聲已歇。

“Hello,小愛在家嗎?
我要找的是貨真價實的”愛”哦~
不可以讓小瞞小騙、小虛小假那些表兄弟出來混淆視聽ㄋㄟ!”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不用找最好的人,而是找願意對你最好的人。

Random Posts

Loading…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